Amy Sigil
Amy Sigil
(c) Taboo Media

我從小在加州長大,常有接觸毒品的機會,經過好多年的努力,才找到讓身心靈都更健康的方法.在1997年,偶然的機會下,我參加了Antara Nepa (Julia Carroll)所開設的肚皮舞基礎班。

Julia Carroll 是加州The Ottoman Traders舞團的團長,這是一個以文藝復興演出為基礎的劇團。Julia在Folsom和Roseville教課,課程內容大部份是來自Jamila Salimpour 的技巧,雖然我不大相信Julia曾直接向Jamila學習,只是到了後來,當我在學習Jamila Salimpour的流派時,我才意識Julia和Jamila的相關性。Julia喜愛的舞者之一,是來自克羅拉多的Suzanna Del Vecchio,當我看到Suzanna的影片,幾乎就等於看到了Julia,也就是說,Julia其實也受Suzanna Del Vecchio 和另一名舞者John Compton的啟發。

我跟著Julia學習了三年,並且在1999年參加了她的舞團,並獻出我第一次獨舞(由Julia編舞),也搭配現場live音樂進行演出。表演中,我們使用指拔和鼓,且呼喚彼此,服裝也很具有文藝復興時的時代性,那時的服裝是以織布為主,覆蓋住每個人的肚子和身上的刺青,並要配戴珠寶頭飾;這些服裝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,但還好我有Nancy Johnson(另一名 Ottoman Traders的舞者)的幫助,讓我學會了縫製物品,這實在是非常有趣的故事。和Nancy Johnson在一起的時候,是我在舞團裡最快樂的時光 。

Amy 和  Julia

Amy , Julia 和 The Ottoman Traders

在 Ottoman Traders舞團裡,並沒有任何即興舞蹈的演出,幾乎都是獨舞或是團體編舞,非常的「Bal Anat和 Habhi'Ru」風,舞蹈內容包括20到30分鐘的配合現場樂團的演出。不過,Julia的舞蹈內容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編排,而且非常符合文藝復興時代的元素。我的兩個女兒Tangerine 和 Plum,從她們還小的時候,就跟著我在這個舞團裡。

我在 Ottomans 演出時,當時舞團中一名舞者Connie想要找一位教初級肚皮舞的老師代替她上課開始,開啟了我教授肚皮舞的旅程。 剛開始我有六個學生,她們是一群十六歲的可愛嬉皮女孩;後來,我開始在加州的 Placerville 還有我的車庫裡教課(這也是我和Shelly 開始定期練舞的開始)。在這期間,Julia和我都認為,我已經發展出了和Ottoman Traders不同的方向,我最好尋找我的下一步。

我很樂於成為團體中的一員,我幾乎是在團體中成長的,我和團隊一起運動,和大家一起跑接力賽,住在遊民社區(這也算是個團體),還有好多好多都和團體有關的例子發生在我身上,因此當我離開 Ottoman Traders舞團時,我立刻找尋另一個團隊安置自己,我也開始和我的學生們在地區的活動上跳舞,而且開始尋找肚皮舞舞團的課程。

當我偶然發現ATS®

FatChance Bellydance

是我接觸的第一個ATS®團體,我完全是因為好奇驅使,找到一個距離我最近的課程,由Suzanne Dante教授(她是Invaders of the Heart 舞團的團長)。在我遇到加州當地的Anahata舞團之前,我大約上過Suzanne四堂課。Patrice Norris 是Anahata的團長,這個舞團並沒有教授正規課程,但是預演和表演的時候卻是按照規範表演。Patrice 讓我在舞團訓練時,可以跟著練習,我又開心又興奮,我可以在舞團中學習怎麼跳ATS®,我跟著Anahata舞團,上了六個月的課,雖然時間快速且短暫,但卻引發了我強烈的興趣和追求更多知識的渴望。

Anahata 也是我遇到Shawna Rai的地方。當時 Shawna在Invaders of the Heart 和 Anahata 這兩個舞團跳舞,我遇到她的時候,她正和Ultra Gypsy一起演出,那時她沒有教課,而我正在幾個不同的地點教課,她參加了我兩個班級,從此建立了我和她的友誼。不久後,她就離開Ultra Gypsy 和我一起創立了Haruspicy 藝術工作坊(2000-2004),Haruspicy 是指ATS®中融合印度風的雙人對舞,我們開始研究傳統印度舞蹈Bharata Natyam 和夏威夷舞Hula。Shelly是第一個釐清我對於即興概念的人,她在ATS®上的經驗比我多,因此更能穩固即興的概念,他也剔除了許多不繁複的步驟,且確保所有階段都能更清楚且具有技巧。我們一起跳了四年舞,包括一起跳ATS®以及合作編舞。

World Dance Studio我在2002年開設了我第一個舞蹈工作室,名字叫做WORLD (Womb of Real Life Dance) ,由我教授融合風肚皮舞,由Shawna Rai教授ATS®,由Tyra Simoni教授夏威夷Hula舞,另外也教手鼓和非洲舞。在2002年和2004年的時候,Shawna Rai是全職的ATS®教師,我也教融合風的編舞,不過在2004年中,Shawna 決定離開工作室、離開她的班級和我們一起創立的Haruspicy。雖然我已經演出ATS®有五年的時間,但是我卻不認為我有資格教授正統的ATS®,我告訴工作室裡的學生:我們再也無法提供ATS®教學課程了,他們都非常震驚。我向他們解釋:我熱愛ATS®,但是ATS®不是我心中真正想呈現的風格。這時,Shelly說:既然這樣,那就教我們你心中的即興吧!

UNMATA是我在WORLD工作室裡的學生舞團,就如我說的,我喜歡團隊合作, 我心想,好吧!我就參加UNMATA,創造我們自己的舞蹈方式。UNMATA的風格比我之前的 Haruspicy 藝術工作坊更動感,於是我決定,再把ATS®的字彙修改成適合我們的風格。這時,我知道我就是要教大家「即興」!

我將之命名為Improvisational Tribal Style,也就是ITS,接下來七年的時間,我重新研發了ITS的詞彙,但是這時還沒有設定固定表演格式,我希望在名稱中可以接近部落風格(Tribal Style),但也覺得即興(improvisation)的概念應該留在名稱中。之後,我們開始吸引一些Hot Pot 工作室和UNMATA 之外有興趣的人。最後,我們決定硬著頭皮將這些ITS的詞彙規格化,它必須有規則,也要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。

現在,我們一年有無數次的認證計畫,目前在全球都有認證的師資。

ITS代表了我這十多年來對舞蹈藝術的實驗和體認,它就像是有生命、有呼吸、有野性且不可預知的動物,我會持續不斷餵養它,直到它轉身殺了我為止。

Second Saturday

第二個星期六,在加州Sacramento